其在案发后潜逃

2017-09-28 08:16

闫大爷称,在将女儿送往医院后,他发现住在家中的侄子不见了,邻居看到女儿被人用撬棒打破了头,那人就是我侄子。

长丰县长丰路新街巷距离县公安局只有几步之遥,巷子周边都是民房。60多岁的阮大妈和老伴也居住在此。

邻居介绍,闫大爷家境比较殷实,两个儿子在合肥工作,女儿在巷内也有套房子,所以平时只有老两口一起在房子内居住。

当时,阮大妈的老伴闫大爷正在巷口自家开的小店铺内熟睡,当其闻讯赶到时,惨剧已酿成,老伴阮大妈在室内遭遇不测。

看他瘦了,我老伴就做了一桌好菜招待他。闫大爷说,吃完午饭后,侄子没有离开,而是逗留到了傍晚。吃完晚饭后天色已晚,阮大妈便让侄子留宿家中。吃晚饭时还好好的,有说有笑,我们也没喝酒。

记者从警方了解到,导致阮大妈死亡和阮大妈女儿重伤的工具是一根铁撬棒,而这支撬棒是闫大爷的工具,平时都放在家中门后。

记者从辖区警方了解到,目前案件还在侦破中,嫌疑人为死者的侄子,案发后潜逃,他们正在全力追捕。截至记者发稿,阮某仍然没有归案。(稿件来源:合肥在线)

据闫大爷介绍,3月18日上午,阮大妈去医院看望在县城住院的孩子舅妈,此时侄子也在医院陪护。临近中午,考虑到陪护病人辛苦,阮大妈主动邀请侄子阮某到家中做客。

多名目击者证实了闫大爷的说法,昨天清晨悄然消失的男子正是阮大妈的侄子阮某,因为此前他曾在阮大妈家中做过客,邻居与他有过几面之缘。

我为了看店,晚上都住在店铺里。闫大爷说,但他介绍,当晚家里有一个客人老人的侄子,30多岁的阮某。

目前,被打伤的阮大妈女儿在淮南一家医院抢救,还无法说话,医院方面表示,伤者还在抢救,不容乐观。

在闫大爷眼中,侄子阮某没有特别之处,平时很少来看望姑姑,一直没有结婚,也没有稳定的工作,跟母亲一起生活,一只眼睛有残疾。

昨天清晨6时许,合肥市长丰县长丰路新街巷内,一名老人被发现死在家中,而老人女儿也在家门口遭撬棒袭击受重伤,目前性命堪忧。记者从警方了解到,袭击阮大妈和她女儿的是一根铁撬棒,而嫌疑人是在此留宿家中过夜的阮大妈侄子,其在案发后潜逃,警方正在全力追捕嫌疑人阮某,截至记者发稿,阮某仍然没有归案。阮大妈的丈夫闫大爷介绍,事发后,家中有被翻乱的痕迹。

昨日清晨6时许,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打破了小巷的宁静。早起的居民发现,一名头部流血的中年女子在路边呼救,一名手持铁棍的男子悄然消失,而那名中年女子正是阮大妈的女儿。

昨日上午,记者来到了闫大爷家,警方已完成勘查,撤离了现场,室内和门口地面上依然还有一些血迹。事发后,闫大爷发现,家中房间内有被翻乱的痕迹。

闫大爷介绍,当天早上,阮大妈的女儿准备来母亲的住处取电动车,但也在家门口遭遇到袭击,头部受到重创血流不止。